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人妻女友

圣域01~10

(一)
黑暗的寝室里,一个女人跪伏在男人的跨下,微张着小嘴含着男人巨大的肉
棒,眼里燃烧着屈辱的火焰一下一下的吞吐着,男人半仰着身子,一边享受着女
人的服务,一边脱下自己上身的长袍,衣角绣着的红色流星在暗夜中格外耀眼。
赤裸了全身的男人一把扯住女人的头髮,把女人拉到自己的面前,看着女人
已经变得柔和的双眼,满意的吻住她,全不在乎这张嘴刚才还含着自己的肉棒。
女人伸着自己的舌头,卖力的讨好着男人,一条津液沿着嘴角流下,亮闪闪
的一直滴到了洁白的乳房上。
男人有些疲累的躺倒,闭上了眼,只是伸手扶正了自己的肉棒。
女人知趣的跨坐上去,卖力的套动起来。看到男人沒有注意,女人悄悄的拿
出一个小瓶,一边继续的扭动着自己的腰,一边拔开了塞子。
这时,男人的眼睛突然睁开了,冷笑着看着她。她一时间慌了神,脖子瞬间
被男人掐住,瓶子掉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她瘦弱的身子被远远的抛
出,天昏地暗中,她感觉自己的背撞上了墙上挂着的一副铠甲,冰冷的接触的刹
那,一股邪恶的意识侵入了她的脑海,她迷迷煳煳的在男人下床之前,牢牢地抓
住了那副铠甲,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二)
星历2173年9月,南红泪帝国,王都星落城。
郊外的树林边,一个精灵男子凝神闭目思考着什么,一把平凡无奇的弓平摆
在他的面前,却并沒有搭配的箭囊。一阵风吹过,一片黄叶在夕阳的光里缓缓的
坠落向地面。男子双目一睁,伸手抓起了面前的弓,身形拔起,弓弦后张,犹如
身边的一轮满月,长袍在风中猎猎而舞,一头银髮也随风飘扬。弓弦与弓之间,
自然的出现了一道白光,仿佛有形的箭一样怒指前方。
「流星爆击箭!」一声怒喝,光箭携带着强烈的红芒激射而出,落叶飞舞到
树幹一半的位置,骤然被光箭贯穿,然后一阵爆炸,后面的树幹被从中炸断,缓
缓的倒下。
男子满头大汗的坐在草地上,眼里全是无奈,「为什么…」他低低的念着,
眼前又出现了上一任继承者那惊天动地的一箭,自己已经把所有的弓术练的圆转
如意了,为什么总是与弓之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好像手上的弓,与他完全沒有
共鸣,「难道,长老选错了?我并不是圣炎弓的传承者?」他痛苦的捂住了脸,
眼泪几乎就要涌出来。
如果沒有继承者的身份,他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他只会是一个普通至极的流
浪精灵,在精灵之森里唱着日復一日的歌谣,更不会遇上艾蕾雅……
一个精灵少女默默地走到他身边,疑惑的看着他,蹲下扶着他的双肩,柔声
问:「克雷恩?你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
克雷恩回过头,强挤出一抹笑,轻抚着艾蕾雅的脸颊,说:「我沒事的,只
是有些遗憾自己的进境缓慢。如果不是我有这把圣炎弓,我根本不会有娶你的资
格,是吗?」
身为红泪帝国唯一的继承人,现任女王芙妮安唯一的女儿,艾蕾雅当然知道
这个事实,但她还是温柔的说:「如果我不喜欢你,即使你有圣炎弓,我也不会
嫁你的,不是吗?」
他感动的一笑,揽过她纤细的脖颈,轻轻的吻上她浅粉色的双唇,然后半打
趣地说:「如果血印应验的话,我一定会疯掉。」
她温柔的拉起了他,俏皮的皱皱鼻翼,「那种东西,我从来都是不信的。我
妈妈就沒有怎么样,虽然她看起来总是不开心。」
远在退魔战争的时候,一个深爱着当时的女王却始终无法得到她的男人,以
自己身为十贤者的强大魔力和自己的生命发动了古代三大禁咒之一的血印,对女
王世世代代的爱情下了个极残酷的诅咒:「每一任女王都会不可自拔的爱上一个
人类,并在永远不会有结果的爱情中郁郁终老。」在那人的生命融进命运之轮的
那一刻起,歷代阿波琴斯的女儿的命运,就此註定。
退魔战争以后,曾是女王战友的海鲁·罗特在垂暮之年以自己的生命换来了
血印停止之光,但却是一个极难达成的契机:「当一个被诅咒的爱情的结晶长大
成人的时刻,血印才会离开命运之轮……」
「我不会爱上哪个人类的,相信我。」回到了两人暂居的小木屋,艾蕾雅搂
着他的脖子,蹭着他的脸颊撒娇似的说,「除非你不小心爱上了人类的女人。我
知道人类的女人有很多很美丽的。」
他抱起她轻巧的身子,轻轻的放在大床上,吻着她尖长的耳朵的顶端,惹得
她敏感的一阵颤抖,在她耳边低喃:「在我心里,不会有人比你更美。不管是什
么种族。」
甜腻的爱语取悦了她,她勾着他的颈子半坐起来,解开了自己水蓝长裙的肩
带。他用手勾住肩带,一边褪下肩带一边沿着褪下的轨迹舔吻着,她麻痒的一边
娇笑一边调皮的揉着他的一头银髮,揉得鸟窝一样乱七八糟。他微笑一下,突然
把肩带向下一扯,一口叼住了跳出的淑乳的尖端,舌尖在上面快速的打着转。
「啊,讨厌。」她绯红了脸颊,手却反而把他的头搂得更紧。
「不诚实的女孩。」他笑着把长裙的裙脚撩起来,里面的衬裙也一併翻了上
来,少女赤裸的美丽身体只剩下腰部缠着卷在一起的裙子,两腿间粉嫩的肉瓣清
晰可见,细细的缝隙里隐隐透出一点水光。他把一根手指伸进去,轻轻扣弄着,
然后指尖沾着透明的液体滑向上面忍不住探出头来的肉粒,轻柔的按揉着。
她像被低级雷魔法击中了一样,快感的电流流遍了全身,她向上挺起翘挺的
臀部,寻求更大的刺激。他了然的加大力度,不意外的看见沒有一根毛发的肉缝
处,亮晶晶的液体溢出了细细的一缕。
「別……別鬧了,快…快点。」她扭着腰,红着脸催促着心上人快点行动。
「谨遵公主号令。」他夸张地说着,扯开了皮裤前面的扣子,抬高了她的臀
部,让他的肉棒的前端,在她光滑的肉缝外面上下研磨着。更多的透明液体被磨
了出来,沾湿了肉棒整个前半截。
她抿着嘴,看住了他在逗弄自己,索性突然把臀部向后缩去,他很自然的把
肉棒向前伸,想接着在花洞口挑逗,她顺势把臀部向前一挺,在她的娇喘和得意
的笑声里,微张的肉瓣像是一张小口,一下子吞进了小半根肉棒。他像是早料到
了一样,顺势往里一顶,整个肉棒全部一沖到底,把她的笑马上顶成了止不住的
呻吟。
「啊……讨……厌。」骤然的酸麻让她的全身一紧,一双尖长的耳朵挺的笔
直,一直红到了耳根。大量的液体充满了整个秘道,肉壁温柔的紧密包裹住其中
粗大的入侵者。
他借着那突如其来的一插给她身体短暂的僵直,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交合
处发出津津的水声,听得她面红耳赤。他接着舔向她的耳根,对她的身体无比熟
悉的他知道那是她最大的弱点。
果然,湿热的舌尖刚刚触到耳根后娇嫩的皮肤,她就大声的叫了起来,穴里
的嫩肉也一阵阵的收缩,紧的像要把肉棒夹断一样,大睁得双眼里,金黄色的瞳
仁都有些涣散,强烈的快感让她的脑海都有了短暂的空白。
随着穴心的一阵阵痉挛,一股清凉的液体突地喷到了在里面往復的肉棒上,
他一声低哑的呻吟,紧紧地抱住了身下美丽的躯体,让自己所有欲望的种子,深
深的种进这个高贵美丽的少女的身体灵魂深处。随着体内热流的冲击,尚未从顶
峰降落的她,又被抛上了新的高峰,张着小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有挺
直的纤细脖颈微微的颤抖着,宣告着绝顶高潮的到来……
看着身边的少女带着奉献身心的疲惫,在她的爱抚下沉沉的睡去,他下意识
的看向自己的双手,然后紧紧地握住。
王都星落城以北百里之外,迷踪森林的深处,传说有一个山谷,被称作暗影
之原,那里训练出的刺客纵横圣域,威名远播乃至于整个阿雷亚斯大陆。相传那
附近有一处训练刺客躲避弓箭的场所,也成为了弓箭手训练的圣地。
大陆南方很有名的弓箭手行会深红流星的创建人,相传就出自那里。但那绝
对是个危险的地方。他轻轻钩起一撮少女水蓝的长髮,放在鼻端贪婪的嗅着那股
发香。为了两个人的幸福,冒险也是应该的吧。
他小心的下床,整理好衣物,理顺了熟睡少女的长裙,抓过被单给她盖上,
然后在她的额头深深的一吻,穿上了轻便的皮甲,把包好的圣炎弓背在背后,留
下了说明的便笺,踏着朦胧的夜色,骑马奔向了未知的前途。
(三)
一夜的奔波让克雷恩有些疲惫,幸好在他的马坚持不住之前,一个小城镇出
现在眼前,他开始觉得一时冲动就这么跑出来不是太理智。他翻了翻腰侧口袋,
只翻出几个铜币十几个银币和一张面值二十的金比奇。他拍了拍背后包得严严实
实的圣炎弓,似乎只要有它在,心里就会有一些踏实的感觉。
找了一个不是很大的旅店,把马交给侍应,看了看天色,还不到用餐时间,
旅馆尚不供应餐点。他摸了摸有些空虚的肚皮,预付了五个银币的房钱后收好钥
匙便走上了大街。
嚮往着精灵们的与世无争,大量的人类迁移进了红泪帝国,街上随处可见人
类的小贩在贩卖着东西。他走向一个卖水果的摊位,想买些东西果腹,这时一个
中年男子匆匆忙忙的撞到了他。他捂着肩看向那个人,但对人类的鲁莽倒也不会
生什么气。那个中年男子行色匆匆,却仍然掩不住眉宇间的霸气,脸庞依稀留有
当年英俊的痕迹,现在更多的是一股成熟的魅力。中年男人不但沒有道歉,反而
很不礼貌的上下打量着他,眼里有着一股难以掩饰的轻视。
克雷恩自认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不像一些精灵那样瞧不起人类,但他对这
个男人很难有好感,那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莫名的产生一种厌恶情绪。
「年轻人,」中年男子突然欺近他身旁,抓住他背后的包裹,「你不配这把
弓。」
「你说什么?」克雷恩像是给人踩到尾巴的猫,后退了几步怒视着那男人,
「我希望你马上道歉。」
那男子大笑了几声,凑近他低声说:「我沒什么好道歉的,我是为了你好。
我听见了圣炎弓寂寞的唿号,你根本不懂它的灵魂。弓不是工具,弓是你身体的
一部分,是你的另一个生命。意识不到这一点,你永远是个无能的小弓箭手。看
在你的弓不错的份上,点你几句。再会了。」说完,那男人急匆匆地离开,不再
看他一眼。
「等等……」他叫着,但那男人已经走远,只能看见他深红的披风在远处消
失。他细细的回味那几句话,一时间呆了。
直到一只手拽了拽他的衣角,他才回过神来,「谁……你怎么来了!」他回
头后不由自主地吼了出来,一张天真精緻的笑颜正面对着他,嘴角调皮的翘着表
达着抓到你了的信息……是艾蕾雅。她穿着另一件水蓝色的裙子,为了骑马方便
沒有穿得很讲究,薄薄的小披肩根本遮不住肩头的春光,水蓝色的长髮在肩侧流
散出万种风情,让周围的人看得呆了。她的身后牵着的,是一匹洁白无双的马,
马的肩胛后面,伸出两个巨大的羽翼。
克雷恩怔了几秒,然后一把扯过她马背上的披风,把她包得严严实实的搂进
自己的怀里,恼恨自己怎么忘了她有一匹养熟了的飞马。他拍了拍飞马的臀部,
不喜欢男人碰触的飞马嘶鸣一声,展翅飞上高空,不见踪影。
「你抱的人家好痛,轻些好不好?」她天真地从披风里面探出小脸,认真地
说。
他一言不发,气冲冲地把她带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兀自开着玩笑,「幹吗这
么急?现在大白天的,至少让人家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嘛。」
克雷恩抚平胳膊上被逗起的鸡皮疙瘩,很生气地喊:「你来这里幹什么?这
是你该来的地方吗?你难道忘了女王不许你在成婚前看见任何的人类了吗?」
艾蕾雅委屈的嘟起嘴,抗议:「不公平,妈妈以前还有婚前游歷的权利,为
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再说了,你走了我一个人好寂寞,我不要。」
「你……你难道不明白血印的威力有多恐怖吗?」他有些气急败坏,正要接
着说什么,突然门板被撞开了,一个人影沖了进来,毫不犹豫的抓起了艾蕾雅,
沖着门口喊:「你们给我停下,在精灵族的地方伤到精灵族人,咱们大家都不好
过。」
抓住艾蕾雅的,竟是街上遇见的那个中年男子,而门口站着的一群人,无一
例外的都背着弓箭,手上持着弓箭手自卫用的短匕。他们的轻甲上全都纹着一颗
红色的流星,标示着来人们深红流星成员的身份。他们竟然根本不在乎中年男子
的威胁,张弓便射,那男人并不想真的伤到艾蕾雅,只好把她向一边推出,但仍
是晚了一步,一根羽箭擦过艾蕾雅的肩侧,她一声痛唿,一道伤口浮现在破裂的
披风下。
中年男子见大事不好,转身破窗而出,一群追兵也蜂拥而出,克雷恩看到爱
人的伤口,心头火起,拔出靴腰里的短匕,直刺向最后一个追击者。一击得手,
但沒想到那人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就像背后的伤口不存在一样接着追了出去。
艾蕾雅含着眼泪,向伤口施展着简单的回復术。几个巡逻的精灵游骑兵匆匆
的跑进了旅店,似乎是旅店的老闆报告了情况。
克雷恩沖着进来的士兵下令:「这是艾蕾雅公主,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
交待完,他就带着一腔的怒火和疑惑追了出去,深红流星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呢?那个男人究竟是谁?